????店外的事情杨弯弯一概不知。

????她们忙碌着店内的事情,直到暮色四沉,朱玲走了,二叶下来叫她们上去吃饭。

????杨小姑说:“弯弯,你和优锦去吃,我再看会儿店。”

????杨弯弯知道杨小姑这是想独自呆一会,就和胡优锦上楼吃饭去了。

????杨小姑一直忙碌到九点才上来,看起来精神也还好。

????“弯弯啊,姑姑想来想去,如果你那个店主朋友不介意今天的事情,姑姑要继续在店里干下去。”

????杨弯弯说:“这是当然啊,姑姑。从今以后,你不要接待罗小燕。还有,如果有罗小燕一样的人,也不要接待。我们堂堂正正做生意,靠自己的汗水吃饭,不是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糟践的。少她一单生意不少,多她一单生意不多。”

????“那这样,会不会对店里有什么不好的影响?”

????“当然有。但是,如果月亮湾连这个都挺不过去,以后还怎么发展壮大?比起这个,同行业之间的竞争还不知道有多少说不出的黑料呢。挺直了腰杆才能做人,挺直了腰杆才能发展。”

????杨弯弯连安慰带解释,杨小姑终于答应继续做下去了。

????现在,出租房四间卧室,杨小姑一间,杨弯弯和胡优锦各自一间,二叶和尚涛一间。

????杨弯弯正在做题目,二叶和尚涛进来,关上了门,看样子有话说。

????二叶问:“大姐,这家店是我们自己开的这件事,不告诉姑姑吗?”

????杨弯弯说:“嗯。暂时不告诉她吧。等到一年后,手续正式转成我的时候再说。”

????她原本预备一年后将店主由母亲的名字转为自己的。

????尚涛说:“大姐,罗小燕还会来找茬的吧?”

????“当然会啊。”

????“她来一次,我们揍她一次!”

????“我们揍她只是开胃菜,要姑姑自己揍。”

????尚涛歪着头,“可姑姑不会揍人。”

????“所以,姑姑要学会揍人。”

????次日,胡爱民气势汹汹跑到了店里,一进来,对着杨小姑就是一耳光,“你这个贱人!你昨天到底对小燕做了什么?小燕脸都肿了!”

????杨小姑全神贯注地在收拾衣服,冷不防他这么一巴掌,力道又大,被打得在原地转了两圈才踉跄着站稳。

????她捂着火辣辣的嘴角,脑子里一片“嗡嗡嗡”声响,目带冰冷和淡漠地看着胡爱民。因为胡爱民用力过猛,打得她的眼眶泛酸,泪水不由自主就淌了出来。

????朱玲:“妈呀……”

????她立刻给杨弯弯拨了电话。

????胡优锦也在店内,她手里正好捏着一件衣服,见到如此场景,冲上去朝着胡爱民没头没脑摔打起来:“你打我妈?你打我妈?你为了那个贱女人打我妈?!”

????胡爱民看到是胡优锦,躲开了去,吼道:“优锦,这里没你的事情,你走开!”

????胡优锦不管不顾,朝着他就是胡乱挥舞着衣裳,“你打我妈!你打我妈!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妈!你去死,你去死!”

????胡爱民被胡优锦这么一打,又看到杨小姑深色漠然地看着自己,心头的邪火泄了几分,抓住衣服,“优锦,你给我停下来!要不是你妈欺负小燕,我会打她吗?你也是的,一个大姑娘家家,跟着你妈妈撒泼!”

????胡优锦呆了,“你说什么?我妈欺负罗小燕?昨天明明是她到店里来找妈妈的麻烦!”

????“人家那是来照顾你妈妈的生意,都是给你妈妈长脸,你妈要是好好给她卖衣服不就完了吗?!”

????胡优锦:……

????“优锦!你过来!”

????杨小姑叫了一声。

????胡优锦担忧地看着杨小姑一步一步走向胡爱民,“妈……”

????杨小姑站在了胡爱民面前,“胡爱民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????胡爱民见杨小姑脸上赫然五根手印子,也觉得刚才自己有些过火,但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错,“杨小佳,我跟你说过,不要再缠着我,你非要跟到县城来。你看看,现在闹成这样,有意思吗?”

????杨小姑忽然讽刺一笑,“啪”地就甩出一个耳光,打在胡爱民脸上。

????胡爱民摸着脸,愣住了。

????他本来也不是个打女人的人,虽然现在极为讨厌杨小姑,但之前甩出那一巴掌也是他平生所限,现在挨了杨小姑这一巴掌,自觉再也不能打回去。

????他直着脖子嚷道:“杨小佳,你这个疯女人!”

????杨小姑面上很平静,泪水也被她擦掉了。

????“我是个疯女人?胡爱民,你才是疯了!你不是想离婚吗?好,我成全你。”

????胡优锦呆呆看着杨小姑,说不出是悲是喜。

????也许,她心底里其实是不愿意父母离婚的,这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缘故,大概每个孩子都有这种期盼吧。

????但是,她知道,她们必须离婚。

????离了婚,妈妈才有机会真正站起来。

????至于父亲,他真的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父亲了。

????胡优锦满脸是泪。

????杨弯弯来到了店里。

????胡爱民见到杨弯弯,皱起了眉头,“弯弯,你姑姑不懂事,你怎么也跟着胡闹?你知不知道,你们昨天打人是很不好的,你们学校知道的话,会处分你们。”

????罗小燕昨天吃亏就吃在杨弯弯手里,当然在胡爱民跟前好好告了杨弯弯一状。

????杨弯弯一幅惊诧的样子,“怎么,昨天我们打人的事情被学校知道了吗?是罗小燕告状的吧?我就说呢,上次她指使关芳芳污蔑优锦是贼,说优锦偷东西,差点害得差点被学校开除!这个罗小燕啊,只会歪曲事实,耍阴谋诡计吗?”

????胡爱民皱起了眉头,“污蔑优锦偷东西?怎么可能?弯弯,你怎么跟着你姑姑不学好,满嘴都是谎言!”

????胡优锦:“我们说谎?!”

????胡爱民青着一张脸,“小燕她年轻有为,是县里有名的女企业家,怎么会和你们这种小姑娘计较?杨小佳,这些谎话都是你指使她们说的吧?你说你这么做,有什么意思?你见识视野不如人我就不说什么了,你做人也差别人这么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