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,这其中并没有老太太的事,父子俩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????凌郡王亲自去给老太太说了此事,老太太当时就愣住了,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已的长子半天无语。

????旁边的小吴氏轻轻地喊:“姑母,您还好吧?”她有点怕老太太受不了这个打击。老太太好像没听一样,依然发怔。

????从老太太还是姑娘时,杨妈就是她身边的最得力的丫头,后来杨妈嫁人不久,丈夫就去世了。她自已也没有一儿半女,凭着和老太太的情分,她又回来做了老太太身边的妈妈。

????她在老太太身边这么多年了,跟老太太的年纪也相差不到哪里去。再过个两年,老太太还想找个人给她养老。这么多年来,老太太的所有的决定几乎都和杨妈有关,杨妈就是她的左手和右手。

????在小吴氏看来自已这个姑母缺少一些主见,杨妈说什么就是什么。有时小吴氏都觉得老太太什么都听杨妈的,杨妈给她带到沟里去她都不知道。她曾用语言点过老太太,可是老太太不知道是太信任杨妈还是真得就听不懂她的暗示,反正每次都没用,后来小吴氏也就不再管了,随这主仆两人折腾去。

????昨天杨妈被带走后,老太太虽然生气,但她也只是觉得杨妈不知道是收了谁的贿赂,她从来就没有把杨妈的受贿和下毒的事情连到一起。

????今天郡王的话让她震惊,半天她醒过神来,迟疑地问:“我是不是听错了?杨妈怎么可能是下毒的人;芙蓉是你的表妹,她是个那么听话又善良的姑娘,她又怎么可能害你媳妇?”

????凌郡王怜悯地看着母亲,他想如果母亲的身边不是杨妈,而是另外一个正直一些的妈妈的话,母亲也许不会和自已生疏这么多年,这个杨妈在母亲身边真没起什么好作用。

????于是他用肯定的语气告诉母亲说:“母亲,她自已已经招了,吴芙蓉因为她自已没有嫁了我,而长兴嫁了我,她就对长兴怀恨在心,于是她害死了长兴;同样因为琳琅嫁了我,她又想把琳琅毒死。母亲,很明显,她这是一种可怕的嫉恨。上次外祖母寿辰时,吴芙蓉和琳琅又发生了冲突,因而这也就成了她下毒的***。”

????老太太怔怔地听着儿子的话,然后她突然老泪纵横。

????小吴氏吓得赶紧给她拿了个帕了劝道:“姑母,您这是怎么了?现在表哥把事情查出来了,你应该高兴啊,要不你还不知道身边有这么一个歹毒的人,她背着你做了什么你都不知道。”

????老太太也不说话,就是哭。郡王无奈,他还有别的事情,这事情刚查出来,他得快点处理。可是眼前老太太这么哭,他又不能扔下她抬腿就走。可是他留在这,他一个大男人他又不知道怎么劝解。

????小吴氏看出了他的为难,就对他说:“表哥,你忙你的事情去吧,姑母这里还有我。”

????凌郡王只好说“那就有劳表妹了,我先去处理这件事情。”

????从老太太那里出来,凌郡王就拿着杨妈和杨大柱画过押的口供去了江家。他对江家当家人说了事情的经过后,就把口供往江家老爷子那里一放说:“我三天后听消息,否则我就把这些口供和证人一起交到顺天府。”

????江家老爷子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后,又震惊又恼怒,他羞红了一张老脸战战兢兢地说:“郡王爷,我们江家出此恶毒之人,家门不幸啊。我会给您你一个满意的交代,还请郡王爷放过我们江家。”

????江老爷子是个明白人,自家儿媳妇如此恶毒,这郡王府和平王府无论是哪家,只要伸一个小手指就能把他们江家翻过来。他还是赶紧服软表态吧。

????郡王临走时想起亚茹请托的事情,于是就问:“你孙子身边那个新买进来的小厮,你是花多少钱买的?我给你双倍的价钱。”

????江家老爷子赶紧说:“您领走吧,不用给钱。”说着他就让人去把那个小厮领来,又让人去要来了他的卖身契。

????桑叶的弟弟是个长相很清秀的孩子。他跟在郡王一边走,一边不安地问:“郡王爷,是我姐姐叫你来的吗?”

????郡王摸摸着这个孩子的头,心里充满怜惜。他来的时候,亚茹请求他把桑叶的弟弟带回来。他知道亚茹可怜这个男孩子,顺手的事情又不费什么,就这样他把人给要了回来。

????一路上他问了这个孩子的身世,这也是一个官家的孩子,读了好几年的书了。他的父亲曾是进士,后来到南方做了县令,去年被人接发受贿入狱,在监狱里还没等到判决就死去了。郡王问了他原来了名字,他原来的名字叫梁文涛。郡王就对他说,你就随你姐姐先叫桑文涛吧。

????桑文涛十二岁,他并不知道姐姐已经死了,他以为姐姐求了郡王把他从江家救了出来,自己以后就能和姐姐一起在郡王府做事了,就能常常看到姐姐了。

????郡王并没有对他解释他姐姐的事情,而是直接把他领到了亚茹那里。

????桑文涛给亚茹磕了头后局促地站在那里,他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过来。

????亚茹看着眼前这个瘦弱但很清秀的孩子,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她想这个孩子有权利知道他姐姐的事情,但是他才十二岁,他能接受自己的亲人相继死去的残酷现实吗?

????亚茹说:“我以后就叫你阿涛吧。阿涛,你姐姐今天早晨咬舍自尽了。”

????桑文涛只觉得眼前一黑,瘦小的身躯晃了晃,旁边的杏红怕他摔倒,正想要去扶他,他却稳住了身形。他握起双拳,眼里喷出仇恨,他一字一句地问:我姐姐为什么自尽?

????亚茹不觉对这个男孩有些赞赏了,这孩子没有大哭大叫,而是以这样一种反应来面对这件事情。这是一个很坚强的男孩子。

????于是亚茹轻声对他说:“一会我讲的时候,你不要打断我,让我一直讲完行么?”

????桑文涛眼睛通红地看着亚茹,他从亚茹的眼里看到的全是真诚,于是他点点头。

????亚茹用缓慢的语言讲完了这件事情。然后她停下,看着面前的男孩子。

????桑文涛喃喃地说:“你是说我姐姐把药下在了粉盒里,她差点害了郡王妃?”

????亚茹点点头。

????他又问:“你是说我姐姐是被那个江夫人胁迫的?”

????亚茹又点点头:“是,她们拿你的命来要挟你姐姐下毒。”

????男孩的眼泪终于滂沱而下,他泣道:“那我可以去看我姐姐吗?”

????亚茹眼睛湿润:“去吧,让杏红姐姐领你去。”

????桑叶已经被装在一口棺材里,只不过还没有封棺。这口棺材被停在柴房里。

????桑文涛扶棺痛哭,亚茹让人给他准备了孝服。在柴房里,桑文涛看到了姐姐用血写的那个大大的杨字。

????当天晚上亚茹就让凌一带人在京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埋葬了桑叶。

????她还没想好怎么安置桑文涛,桑文涛就指着凌一说:“世子妃,您让我跟他学武术吧,我以后就想做郡王府的一个护卫。”

????亚茹看看他:“可是你已经十二了,这个年龄才开始学武可是有些晚,要吃不少苦头。”

????“郡王妃,您放心,我不怕吃苦。我会用心跟凌大哥学习的。”桑文涛的眼里全是坚毅。

????亚茹露出了笑容:“那你就去吧。”

????老太太在难过之后就对儿子说,她要见见杨妈。凌郡王答应了她。老太太当天晚上就带着小吴氏和和碧荷碧莲等去了关押杨妈的地方。

????杨妈没想到老太太能来,她的眼里露出惊喜和希冀。

????老太太进去后坐在碧荷等人给她搬来的坐塌上。她看着这个伺候她长大,又跟她一直走过几十年的老家仆,老眼里充满了失望和悲哀。

????此时的杨妈头发凌乱,身上皱皱巴巴,脸色灰败,她那重新燃起希望的眼睛殷切地看着老太太。她上来一把抱住老太太的腿,哭喊着:“老太太,您救救我,我可是伺候了您几十年哪,您不能不管我啊。”

????碧荷等人上来费了好大劲才把她拉开。老太太看着她眼泪鼻涕满脸,心中忽然升起厌恶,就是眼前这个自己认为贴心的人害了自己的儿媳妇。

????老太太是不喜欢长兴郡主,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让长兴郡主死去。她是个娇蛮的人,但她不是一个恶毒的人 ,要人命的事情她做不来。更何况郡主已经给凌家生了一对儿女。她再不喜欢这两个孩子,这两个孩子也是凌家的血脉,是她的亲孙子孙女。但是眼前这个自己信任了几十年的人却害她的孙子孙女没了亲娘。可恶,可恨,老太太的心里现在是无限的悔恨。

????老太太嫌恶地问她:“我再问你一件事,那个巧云是不是你害死的?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我给她喝的就是让人流产而不是要人命的汤药,为什么她一个月后就死了?是你帮我除去了她吗?”

????杨妈一听,马上来了精神:“是啊,老太太,她挡了你的路,我就不能让她活着,我后来又让她喝了毒药。老太太,我这一生都在为你谋划,如果以后没有了我,她们是不会把你放在眼里的。老太太,你救救我吧。”杨妈这真是有病乱抓救命的稻草,她连这个隐藏多年的秘密也说了出来。

????小吴氏和下人们都感到一阵恶寒,这个杨妈真疯了吗,她这忠心也太可怕了,感情她的手上还有一条人命。小吴氏和跟来的下人倒是听说过巧云,不过人们说的版本都是老太太害了巧云,没想到凶手却是这个恶毒的杨妈。老太太也够倒霉的,替人背了这么多年的黑锅。

????老太太脸色铁青,她还一直以为巧云就是因为自己的堕胎药才丢了命的,没想到是杨妈害死的。想起自己夫妻因为巧云的死多年不和 ,老郡王到死都没有原谅自己,原来都是这个自认为为自己好的老货造成的。老太太悔恨交加,她气的哆嗦着指着杨妈:“去,叫郡王把这个恶毒的夫人和她的侄子坠上石头陈塘。”

????郡王站在外边好久了 ,里面的对话她听的清清楚楚。原来真像解开,事实就是这样残酷,母亲和父亲的这一生就毁在这个女人手里。自己一直以为母亲是个狠心的老太太 对她种种怀疑,也失去了许多对她的敬爱。现在终于明白,母亲的性格虽然不好,但她真不是一个狠毒的人。

????凌郡王听到母亲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,怕把她气坏了,就赶紧进去把她搀了出去,亲自送回了院子。